可笑的动物

愤懑于愚弱的人不理解我
忧虑着理解我的人发现我的愚弱
拒绝或者逃避
我从不属于任何一群
————————————
不幸读了最不该在冬天读的书
奥斯卡·王尔德在雷丁监狱写给道格拉斯勋爵的长信
感觉:一只无辜的绵羊在控诉一头虚伪的狼
难以想象当初他们是如何在伦敦的名流圈出双入对
一笑红尘
————————————
我的理想在我十六岁那年被毒酒赐死
毁尸灭迹
如今凶手们竟想栽赃于我
说你这抛弃了理想的青年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