刮雨器在车窗上不知疲倦地打着二四拍,所以Camus忍不住哼了只曲子,所以司机回过头不明就里地笑笑,所以接了个长长的休止符隔着玻璃看雨,所以发现世界变得透明而扭曲,所以意识受潮,所以想着雨季的时候这辆面的是否也行驶在被雨水浸湿的亚洲,所以路灯不见了,所以街变得很宽,所以这辆马车真的载我飞驰在亚细亚的平原上。自平原诞生之日就有这样一个车夫,只在雨中赶车,只在雨中回过头对来,听听一支不成调的曲子。Camus没带雨伞,Camus又在做白日梦了。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