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与自虐狂

据说大作家托马斯·曼有次兴冲冲地把卡夫卡的小说赠予爱因斯坦,未想老爱第二天就原书奉还。老爱说,人类的智力尚未到达如此水平。

后来有人说起这个故事,称在这回合的交锋中小说家胜过了科学家。
故事可以存疑,但是20世纪文学和科学一样被推向了人类思辨力和想象力的极致,这是事实。文学不再是取悦大众的读本,而成为一种贵族化的思维游戏,和对读者心智的严峻考验。
奇怪的是居然还有一堆平头草民趋之若骛,Camus也身在其中。弗洛伊德说文学是白日梦,他只说了一半,完整的版本是令人身心惧疲的白日梦。为什么还有人甘心服这样的苦役,Camus难以回答。或许我们身上都带着某种自虐狂的隐性基因——类似的症候是在烟头灼伤皮肤的瞬间,会有一种犯贱的快感。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