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标题

其实我只是想趁有风的傍晚在晒台上吹吹口琴,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一如旧球鞋加白衬衫一样美好。昨晚梦到有人给我写信,我蜷在阁楼上读,醒来后记忆像一条拧不干的毛巾。日子被风吹旧了,我却还是喜欢用没有格子的白纸、铅笔、还有柔软的韩国橡皮写一些字给自己看,喜欢收集奇怪的小瓶子,喜欢标满拉丁文的古代地图,喜欢让这些喜欢满满地堆在屋顶下面;或者骑一匹马疯狂北上,横跨蒙古,饮马顿河。我大概是一个失忆的国王,人群是一些类似油垢的东西,腻腻地黏附在任何地方。楼梯下落满灰尘。太忙了,蹲马桶的时候还要想想事情。我忘了我不会吹口琴。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