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站奇遇记

“对刚到一座城市的人而言,火车站就是这座城市。”卡尔维诺好象是这么说的。H城的东站会给人一种置身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错觉,候车室脏脏的灰色和一地的烟头,让我都想不出一个恰当的比喻来。这座城市给我的印象不好。

过来两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我们是学生,要坐车回家,但不小心丢了钱包…您做做好事给我们十六块钱买车票吧…
Camus给听成了六块,想想也不多,随手抓了一把钢蹦儿,一数六个,塞给她们。行了走吧。
两人面面相觑,其一发话,哎,我们是学生,又不是叫花子。要的是十六块,你这打发谁呢。
此刻Camus感到空前惊奇,我冒着转过身去就被她们笑骂傻冒的危险,想做件荒唐的好事。居然…
撤吧!

两天后碰到陈妈,告之遭遇,这厮竟狂笑:上次我去车站,也碰上俩,善心一发,两张分;复行数十步,又遇一对,又是一般遭遇,居然连开价都一样!我说行了我已经听过一回了,甭蒙我了。
那小孩竟咧嘴一笑:那劳驾您再被蒙一回吧

这两个故事告诉我们:
1、不要充好人
2、至少不要在火车站充好人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