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会

牙签顺着牙缝剔上来,思维在半杯啤酒里沉下去。我说我醉了,你说我在装,我们裹在一团化不开的油腻里,说说笑笑。头发和牙齿、里脊和蹄筋,迷惘的食物和懵懂的食客几乎难辨彼此,是谁在消化谁。恍惚间想起绿猫的句子:
让我们回到骨瘦如柴。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