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仁慈,但是我有枪

当一个体制的形象要靠一个狱警来代言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很明了了。——题记

如果说剧情的小环境折射出现实的大环境,那么狱警老马无疑象征着伟大光荣正确清贫还不失人情味儿的***,而一车牛鬼蛇神般的逃犯无疑象征着各色群众,山洪暴发又何尝不是境外敌对势力的猖狂破坏。在编剧和***的潜意识中,人民是有原罪的,他们胆小猥琐,他们贪婪自私,他们抱着与生俱来的对抗情绪所以极度危险,他们要么需要被恩威并施地惩罚和教化,要么可怜巴巴地需要被关怀和救赎。不必狡辩,体制对于这部电影的认同就是最好的口供。

编剧显然认识到了让这种对立态势达成和解,光靠主角一个人的性格发展还缺乏说服力,于是就在剧情的中后端插入了“良民”曹颖的戏份,试图通过一个女性角色的柔弱特质来冲淡与缓和,让剧情在终点处平稳着陆,营造出一幅太君、良民和刁民皆大欢喜的奇景。

不过这种种设置倒不能归咎于编剧那颗从体制酱缸里捞出来的脑子,如果你看过《生死时速》,你一定会记得那辆安有炸弹的巴士载着几十名乘客狂奔的桥段,这同样是一个巧妙的隐喻:天大的阴谋笼罩下来,危机四伏的国家正冲向毁灭的边缘,懦弱的、惊慌失措的人民正在失声尖叫,这时候,必须有一个拥有强大责任感和意志力的英雄挺身而出捍卫和平与正义——不管这位英雄叫什么,他都姓U.S.A.。

一般来说,我们把这类电影称为“主旋律”。不管是中国的主旋律还是美国的主旋律,表达的意思其实差不离:世界很危险,信我者生。

但是“仁枪”之说却是只有***才能杜撰出来的扭曲的价值观——首先肯定暴力的必须,再为暴力寻找正义性的依据。枪始终是一种致命武器,不管作何种用途,其存在本身就喻示着潜在的矛盾和不详。而倘若顺着剧本的价值观出发,“五颗子弹”在必要的时候就可以义正词严地演变成“五挺机枪”、“五辆坦克”、“五个集团军”……即使引而不发,同样足以造成压迫和恐惧。“仁”是道义,只要在道义上凑足充分的理由,连枪都会变得如此可爱——读出这层意思的人,也就领略了此中的变态之处。当然,“仁枪”之后还有“法枪”,姜武的死就是这样一个信号:不要抱有侥幸,该三更死的绝对活不到五更(同时这也反映了作为世界上死刑判率最高的国家的另一个扭曲的价值观:赐你一死才是对你最终极的救赎)。

整部电影意在告诫所有别有用心和不明真相的人:知足吧!对你们算不错了,别蹬鼻子上脸。我没有把五颗子弹射向你们,已是最大的仁慈,请对我保持恭顺之心。

最后留下的思考题是:“仁政”这种近乎完美的传统价值理念,其不能实现的根源是什么?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