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你就输了

周六见到了一别十三年的Tristan,聊了很多,伦理,宗教,电影……最后Tristan说着叹息道:有时我也会掉进不可知论里,并且推荐我看了这部《The Man from Earth》。

随后我找到了它。这部电影在国内受到的追捧(作为一部美国电影,在豆瓣的votes居然和imdb不相上下,而评分还比后者高0.3)令我诧异。仅仅作为一部电影来说,除了显然有效的成本控制,它好像实在乏善可陈。不过看着评论,好像还有不少人在惊叹着说:哇噢!他讲了个多好的故事!

我不知道拿什么样的“坏故事”来参照才能映衬其卓尔不群,但是这个故事的平淡确实已经到达了令我不解的地步,例如,我不理解剧中人物在面对这 个传奇故事时种种失态的场景。倘若有一天,金二元帅对全世界宣布说他其实是冥王星人的后裔,或者另有一天Tristan认真地对我说:“其实我就是耶稣的原型,如果去掉零头,大概有一万四千岁了……”我觉得我会欣然接受,当然前提是他们不逼迫我参加什么朝圣组织。

我不会感慨或惊叹,因为我从来就不会深信。因为很久以前我就知道(而且我以为每个人都应该知道),我们对于生命、对于历史、对于宇宙的所有认 识,只是建立在一系列假设之上而已——宗教如此,科学同样如此。如波普尔所说,科学应服从于经验的证伪,但他同时又说,可以证伪的科学与不能证伪的占星术一样,都既包含着真理,又包含着谬误。

所以,你能拿一个自称从旧石器时代活到现在且青春永驻,以致每隔十年就要迁徙而居的男人怎么办?你自然无法证其真,也永远无法证其伪。严密的推理论证、代代相授的知识,终究不能无限扩充个体经验的狭小局限。宇宙洪荒之中,人只不过是沧海一粟,而把自己置于宇宙的中心去度量万物,并且信以为真, 这种下意识可能比故事本身更可笑一些。

塞南古说,人并不总是需要一座都城。我想,人并不总是需要一个起点。因为不存在那个起点,你的知识,你的经验,你的结论,你的信仰,都是有限的。而有时当你面对无限的未知,你可以试着去挑战,但是要留有起码的尊重。

嗯,宗教、人类、历史、科学……加在一起也只是个长长的story,信不信由你,但是认真你就输了。有时候我们应该拾起猪八戒“从来处来,往 去处去”的智慧,只要我们善待自己和身边的人,去劳作,去收获,去发现,去感受,去爱……那么,宇宙是诞生于上帝还是诞生于大爆炸,又或者一个人是否可 以活一万四千岁甚至更久,真的那么重要么?

扯远了,电影我给三星,其中一颗星送给制片人,因为他真的很能替金主省钱。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