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批低俗一闪念

有些人认为,人应该充满境界高尚的思想,去掉格调低下的思想。这种说法听上去美妙,却使我感到莫大的恐慌。因为高尚的思想和低下的思想的总和就是我自己;倘若去掉一部分,我是谁就成了问题。
——王小波《思维的乐趣》

色情狂对什么都会产生卑劣感情,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淫猥的。用淫猥的眼光看待一切,这一切自然就是淫猥的了。这些人(电影审查官),只能说他们是天才的色情狂。
——黑泽明《蛤蟆的油》

一个人对低俗的敏感度越高,他内心低俗的亲戚就越多。
——a.th

1839年,也就是维多利亚女王登基的第二年,英国与吾天朝大战一场,其国力和国际地位随之急速攀升,直至成为“日不落帝国”而盛极一时。“维多利亚时期”因此被认为是英国工业革命和大英帝国的峰端,其波澜壮阔之处,便是许多人YY已久的“大国崛起”。

上图所示即是英国维多利亚时期的一幅生活场景,画中人慈眉善目,温文尔雅,一派和谐盛世的景观。维多利亚时期不仅军政发达、经济繁荣,在精神文明方面亦颇有建设,人们普遍追崇高雅。悉数这种高雅,我们绝对该叹为观止——比如在那个时期,上等人说话一般不可提及人体腰部以下的部位,连“裤子”这个字眼都不敢说,遑论臀部和大腿;非但如此,连桌椅的腿也要用华丽的布套遮掩起来。进餐时同样繁文缛节,鸡胸肉不能叫鸡胸肉,得叫“白肉”,鸡腿也不能叫鸡腿,要叫“黑肉”——听起来有点像土匪的黑话,究其原因,就是为了避免人们产生“低俗”的联想。

本来,反低俗反倒这个份上,我们没有理由不顶礼膜拜。我想正常人在吃鸡胸肉的时候,恐怕不会联想到少女的胸脯,望着桌子腿的时候,也难以推演到少妇的大腿——能够把想象力发挥发挥到这种程度,非百里挑一的色情狂不可。但是在维多利亚时代,伟大的道德家们连这种佶屈的可能性都设想到了,用心之良苦,可敬可叹。这是怎样一个圣人的时代啊!

可也就是在这一时期,居然出现了一股令人匪夷所思的“低俗”逆流——社会上涌现出一大批匿名出版的地下小说,通通是秽心污目的色情读物。这类小说泛滥之严重、欲求之强烈,前所未有,简直是横空出世,以至于在之后的漫长岁月里,“维多利亚时期”在西方就成了某种色情文学的代名词。如果小书店的书架上钉了块“维多利亚时期”的牌子,卖的肯定不是历史著作,而是如假包换的黄色小说。

按常理说,商品的热销程度肯定市场需求肯定有紧密的关系,可放眼一望大家都是道貌岸然的翩翩君子,那些书由谁来撰写、又由谁来消费和阅读,就要划上个问号了。

时过境迁,不列颠今不如昔,维多利亚的和谐盛世一去不复返,高雅的礼仪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除了下午茶、眼妆和蕾丝边,那个时代还留下了更多的文化遗产。如今的英国,无论是机场还是车站,附近都有个小店,布置得颇为另类,还竖着“未成年人不得入内”的牌子。这些书店专售旅游纪念品——维多利亚时期的小说,以及它们的现代翻写本。

这就是一个“狠批低俗一闪念”的时代留给我们的戏谑与困惑。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