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龙华 – 殷夫

只是在《孩儿塔》这本小册子里,偶尔翻到这首诗——

哥哥哟,上海在背后去了,
 骄傲地,扬长地,
我向人生的刺路踏前进了,
 渺茫地,空虚地。

呵,吃人的上海市,
铁的骨骼,白的齿,
马路上扬着尸屍的泥尘,
每颗尘屑都曾把人血吸饮。

冷风又带着可怕的血腥,
夜的和音中又夹了多少凄吟,
我曾,哥哥,踯躅于黄埔江头,
浦江之上浮沉着万千骷髅。

只有庄严伟丽的龙华塔,
日夜缠绕着我的灵魂,
我如今已远离上海,
龙华塔只能筑入我的梦境。

呵,龙华塔,龙华塔,
想你的红砖映着天白,
娆娇的桃枝衬你孤拔,
多少的卑怯者由你顶上自杀。

白云看着你反顾颤惊,
雷神们迅速地鼓着狂声,
电的闪刃围绕你的粗颈,
雨般的血要把你淋、淋……

可是你却健坚的发着光芒,
仇敌的肌血只培你荣壮,
你的傲影在朝阳中自赏,
清晨的百灵在你顶上合唱。

你高慢地看着上海的烟雾,
心的搏动也会合上时代脚步,
我见你渐渐把淡烟倾吐,
你变成一个烟突,通着创造的气锅。

一九二九年春,流浪中。

两年后,年仅二十一岁的殷夫和李求实、柔石、胡也频、冯铿一起被秘密枪杀在国民党龙华警备司令部刑场。

我曾站在他倒下的地方,却始终望不到近在咫尺的龙华塔。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