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Young

Live fast, die young, leave a goodlooking corpse. -Oscar Wilde

对于年轻而美好的躯体,不只是王尔德一人致以病态的迷恋,三岛由纪夫也曾留下了类似的句子:“青铜时代男性平均寿命是十八岁,古罗马时代的男性寿命则是二十二岁。天堂里必定拥挤着美丽的青年……”不过这两个家伙,一个死于四十六岁,一个死于四十五岁,都已是衰颓的中年;尤其是后者,死相还特别难看。还有个值得一提的人是黑泽明的哥哥丙午,在黑泽明的回忆录里,他绝对是个才华横溢、情感丰富、个性强烈的角色。如此绝伦的青年,偏偏厌世无比,一直念叨着“要在三十岁前死去,过了三十岁人生就变得丑恶”——结果他说到做到,在二十七岁时自戕于一家小旅舍。

青春如浓酒,死亡如鸩羽,当它们混合在一起,就是一盅足以致命的诱惑,是一种独特的审美——在深作欣二的《大逃杀》(BR)里,你会看到所有的嫉妒、猜疑、暗恋、怨恨、痴心、决绝、背叛、肉欲被一群孩子们狠狠地缠绕在一起,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绞得粉碎。

BR的背景是一个失落的世界,少年与成年人互相对立与仇视,充塞着毫无理由的暴力。随着这些不知敬畏与谦恭的少年带着他们未经驯化的放浪形骸渐渐成长为社会的一员,成人世界陷入了空前的危机,大萧条和高失业让他们恐慌,他们决意用残酷的方式调教下一代——让忤逆和软弱的少年在丛林法则中自然淘汰,留下九死一生的胜者填补进成人世界的序列,重建完美的秩序,这就是BR——Battle Royal,圣战。

但是,BR抹杀掉的却不只是软弱,还有孩提时代的宽容和温情。成年人在“生存”的竞技场上被异化成了不断角力的机器,自满于“强者”之名;单纯的信任与爱,只能在他们的梦中出现,但却在战场上,被孩子们用血一次次的书写。于是某次BR出现了意外事件,国中生七原秋也和千草贵子在同伴的帮助下闯出了这场赌命的游戏,守着心中的小小信念,在危机四伏的成人世界里浪漫逃亡。

在弹雨血花中殒落生命,或在冷漠的世界里坚强生存——无论怎么挥霍,青春总是美好的,腐臭的成年人羡慕不来。

如果你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正当十六七岁的年华,那么明天步入课堂的时候,请仔细地看看你所有的同伴——特别你最要好的死党,和你颇为憎恶的那个混球;或者拿出相册里的那张集体照,拂拭照片上的每一张脸。你要知道你们早晚都会闯进那个野蛮的游戏里,或许你们不会被彼此撕碎,那只是因为这片丛林足够大,而你们的宿命又过于漫长。过一些年,您们会变得成熟,血口白目,神经像铁丝网一样坚固;再过一些年,你们会老,会死,会坐拥着一堆虚有其表的战利品,会守着花一生时间学会的悲悯,但却永远错过了美到不可一世的惨烈。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