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看尽又如何

那天下了班坐在办公室对着电脑发呆,不知不觉就到了半夜,放着十五年前的《笑看风云》,戴着耳机,当广播剧听。

经济陷入萧条的时候,好的电视剧作品就会应运而生,这仿佛是一个定律。对,那年是1998年,正当香港地产泡沫崩灭的时候,这部港剧就在我所在的城市火了起来。《笑》是我看过的TVB剧中格局最大气的一部,黄家与包家,一家豪门情仇、一家小康天伦,两个世界交叉展开,加上商战奇谋、兄弟割袍、儿女情长、警匪殊死,电视剧的各种元素尽数糅杂其中。初映的时候大概是晴朗的寒假,吃着过年的各种小食,听着厨房里的锅铲锒铛声看这部剧,我一直记得那种说不出的满足感。

那时候作为初中生,看香港和日本的电视剧、听小凡的电台节目、定期买《申江服务》和《大众歌坛》、还有收集九块八一盒的新专辑磁带就是最小资的事情,那年Backstreet Boys起了个很二的中文团名叫“新好男孩”,那时候听他们的歌用的Walkman如今也已告停产。那时候还没有手机、没有互联网,连有线电视都还没完全普及;所以那时候贺语和段子不会借着短信、QQ和微博像雪片一样到处飞,早恋小孩只有在电视剧里才能源源不断地学到肉麻的桥段和台词,闹腾的小孩则从中套取各种哗众取宠的笑话,有心的小孩则会一一记录在小册子上。对了,那时候的班主任是语文老师,她的一项作业是每人备一本硬面抄,在上面写写随笔、抄些喜欢的格言诗句,甚至画点插画,编成一个别集,互相传阅。这真是既不乏建设性又谙合中学生情怀的好事情,有的传着传着,就传不动了,传成了一对一 ……

而那时候的我极白极瘦,强赋新词之际,眼神透过厚厚的镜片像要望穿几千年后。那时候以为自己什么事都明白,而重温的时候看着包文龙一次次微妙而恰当地给争执或尴尬中的家人各自找台阶下,看出那些恰似无心的有心,我终于对自己说那时候你懂个屁。然后我才发现我对它的记忆完全停留在前半部的磊落、凛然、雄心,还有插曲好听得要了命;而对于见义忘利的包文龙还是完败给死神的剥夺,本事天大的黄天救不了自己的家庭和女人(就算别人call你“天哥”,你毕竟不是老天爷),两个极品男的结局,被我选择性失忆了。看到最后,只剩六个字:尽情义,谙天命。然后我才有点明白,它的英文名为什么要叫Instinct。笑看的,不是云动,不是风动,存乎一心而已。

转眼就,十几年了。当年看过的云,现在也不知道在哪片海里。

    • 喵2
    • 十月 27th, 2010 3:23下午

    已经有15年了么……只记得那只乖巧的大苏牧以及8023的数字游戏……

  1. 还真是……忆青春岁月呀……

    • wendy
    • 十一月 7th, 2010 2:15上午

    逛到这儿看到某女在表白~ hiahia~ ^^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