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9,520,000

(2011年3月17日,中国玉环,图片来自@正版梧桐鱼)

929,520,000,这个作为本文标题的数字,是PRC非互联网用户人数的估计值,它是通过2009年8月中国实际人口的估计值,减去CNNIC于2010年7月公布的中国网民人数而得来。通俗易懂地讲,就是“不上网的中国人”——九亿两千九百五十二万。如果这些人组成一个国家,它将在人数上完胜只有区区四亿居民的Facebook国,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三人口大国。

你别嫌多,按照CNNIC的NC统计标准,凡是“6岁以上,近6个月内在任何地方访问过互联网的中国公民”即被划为“网民”之列,这其中的水分我实在是没有本事沥干,相关的评论看这里便是。

总之,在媒体一次次欢喜地鼓吹中国网民增长速度的时候,在外交部一次次信誓旦旦地向世界表示中国的互联网是开放的时候,929,520,000这个数字,却极少被提及。

但是你绝对不能说它不重要。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近海爆发强烈地震,并引发海啸和核电站泄漏事故,一周之内,震感就波及到了中国——17日当天,包括北京上海在内,全国各主要城市都爆发了抢盐狂潮,原因居然是,抢购者误信“食用含碘的食盐可以抗辐射”,或是“海盐很快会因放射污染而无法食用”。

按照过往的经验,谣言起于网上,这显然是小看谣言了,它本身就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传媒”而存在(让-诺埃尔·卡普费雷)。反而这次,中国各网媒一再澄清和辟谣,一直被认为是谣言温床而重点监管的新浪微博甚至破天荒地在15日就连发两条系统消息,告知用户核泄漏事件对本国无影响,辟谣以降,社交媒体用户的言谈中也充斥着对抢盐者的揶揄、讽刺、调侃和不理解,但在“用脚投票”的行动派面前,他们的说服力却极为有限。网路上的理智和马路边的狂热又一次诠释了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前者匪夷所思地望着后者,而后者几乎不知前者的存在。

317再次强调了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事实:中国还有929,520,000位不上网的民众,他们在一个主要靠网络来获取知识和沟通表达的时代,虽然作为统计数字上的绝对主流,却一直被各种和自己无关的“网络民意”所代表。他们是互联网时代的“隐形公民”,是新媒体时代的“聋哑人”,是SNS时代的“沉默的大多数”——但是沉默不代表不存在,他们一旦行动起来,更加野火燎原。

“谷歌退出中国”事件时,网上有人说,“假使有一天,***真的切断了海底光缆,我就上街,相信所有的人都会这么做,届时***一定就完蛋了”,当初我也这么相信,但是现在看来,当我们争取为自由访问互联网的权利而走上街头的时候,会不会发现,咦,街上的人还不如昔日抢盐的人多。

这背后最实质的问题是,快速发展所导致的各种不平衡,已经严重撕裂了本应由各阶层共同伸张的基本诉求——当一个白领坐在恒基中心的某间办公室里,纠结着北五环的房价、97号汽油、MBA课程和雅思考试的报名时间、医保账户余额、NBA战报、卫星电视、信托服务、哈士奇……的时候,蹲在东单公园门口的一个农民工,正怨念着超生罚款、暂住证等等截然不同的另一套生计。在这个“亚马逊雨林的蝴蝶扇动翅膀,会在德克萨斯引起一场飓风”的世界,他们却仿佛身处毫无交集的平行时空。他们彼此互相陌生,而又各自自以为是,这道鸿沟才是迈向未来的真正障碍。

所以,对于那些在麦当劳里作抗议秀的导演们,看看题图中那些炽热的眼神,看看这些最真实最普通的中国人,你以为他们需要什么?总统大选的选票?新闻自由的承诺?弹劾市长的听证会?违宪诉讼的权利?不,他们只想要几包盐,几包据说可以让自己活命的食盐。而你能够理解和改变他们么?

在你肯定地回答“是”之前,你就不要奇怪,浪漫的“Twitter革命”所宣示的普世理念,在这929,520,000的眼中,至多不过是无聊的“白盔白甲,穿着崇祯皇帝的素”,而已。

  1. 各种差距越发明显,谁又知道这是不是故意而为呢?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