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微博不能改变社会

(图片来自CNN)

二十几年前,木有微博,木有互联网,木有手机,固定电话也不是每家每户都装得起,电报还是一项非常重要的业务;二十几年前,上海的张先生如果应邀去北京参加一个会议,而在他出发后15分钟,北京来电说,会议因故取消了,他的同事李先生就要一路追到火车站,然后在候车厅的大喇叭里报寻人启事,如果他刚好晚到一步,张先生就坐上1462次绿皮车,绝尘而去了……这个看上去离题万里的情景,应该可以描绘,当时通讯和交通技术的制约,使人们的行为模式产生了多么大的局限。

但是,二十几年前,世界上也发生了许多件大事;德国人推倒柏林墙的时候没有传照片上Facebook,保卫叶利钦的年轻人也没有用Twitter联络,罗马尼亚全民追捕齐奥塞斯库的时候,也并没有在QQ群里一传十十传百;人们只是打开收音机,只是不断地涌上街头,奔走相告最新的消息,但是世界就此改变。那是什么年代?那就是刚才所说的,张先生和李先生闹乌龙的那个尴尬的年代。

二十几年后,高铁快得要死,并且真的出了人命,李先生一弹指就能让在万里外的张先生修改行程,但是在伦敦和巴黎,街头闹事者的组织水平甚至还不如60年代。伦敦的怒火青年用着BlackBerry的加密通讯联络,在没有G什么W的网络环境下无障碍地交换信息,唯恐西方不乱的国内媒体兴奋异常,就等着伦敦像新疆一样全面网禁,可是结果警察叔叔甚至连高压水枪都没动用就把这帮小子赶回了家。所谓的“Twitter革命”,只在伊朗和阿拉伯世界出现了片刻,这种革命大致是说:只要某个自称去过现场的人在Twitter上随便侃几句,就会被热心网民铺天盖地地RT。不禁要说,Twitter对这些活动的冠名权也来得太容易了。

从中并没有看到各种新式传播工具产生推波助澜的作用,因为任何社会的革新或巨变,其背后都有巨大的利益诉求在推动,无诉求,则无变革。伦敦那些街头小混混的诉求是什么?别问了,他们中的大多数只是皮痒而已。

诉求才是变革的引擎,至于微博或者大字报,Twitter或者油印传单,只是93号汽油与97号的差别而已。

而当下的这个国度,真的有所谓强烈的共同诉求存在么?

近三十年的社会发展就像一场万人马拉松,有人跑得太快,有人跟不上了,有人不支倒地,并且被后来者践踏过去。社会不断多样化的同时,人的诉求也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不断细分,阶级被分化为阶层,阶层再被分化为族群;看上去人与人的距离在越来越近,但事实上,你真正走近的只是与你同质化的那一部分人而已,这场长跑中的大多数人,对你来说是隐形的,可是,当你说“我们”的时候,却会下意识地误以为包括他们——在我们完全不了解一个人的时候,会习惯性地默认他跟我自己是一样的,要想不随便代表别人,绝非易事。

当有人飞奔出门去抢苹果四代,有人飞奔出门去抢四袋碘盐的时候,有些事情,我们该开始明白了:我们追求的东西,有很多所谓同胞根本不知道为何物,反之亦然,这不是一句“愚昧”或者“傻逼”能够逃避和搪塞的,即使普选公投,智慧的你和傻逼的他,都将握有一张同等价值的选票。诉求不能统一,共识无法建立,宪政不过空中楼阁,微博在此间真正的启蒙作用,尚不及一个沙龙。

而且高雅人士们还有容易有另一种错觉:仿佛微博普及之后的任何进步都是微博的产物,正如拿着把锤子的人看什么都像钉子,而实际上这也不过是一种表象。

从更长远看,是值得乐观的,这固然与技术(通信、交通、能源)革新有关,但是与某种特定的技术形态无关。技术不会救人,人最终要实现,也必将实现的是自救。有一份调查研究称,人们总是倾向于高估未来2—3年内发生的变化,却低估未来10年内发生的变化。我想这是因为大多数人把“契机”看得太重,对真正的大势却缺乏足够的信心,这完全可以被称之为一种侥幸或者投机。

社会固然会改变的。但是微博改变社会?微博本身即社会,谁改变谁?

    • maomy
    • 九月 14th, 2011 11:03上午

    精彩!

      • Camus
      • 九月 14th, 2011 11:56上午

      谢谢支持~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