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王怡的麦克风”对回帖言论的立场(节选)

我在曾在本博的About里链接过这篇文章,后来可能是因为原作者所在的artblog系统升级,链接失效了;后来我曾把这篇东西转发到BlogBus,后来BlogBus被“技术升级”,这篇文章就只允许我自己给自己看了。这篇原本读者就不多的小文,条理清晰,就事论事,客观温和,完全不比当年的 Communist Party Introduction 来得居心叵测,即使以普鲁士书报检查的尺度,恐怕也未见出格,被逼走到如此境地,本身就是对言论自由现状的一种反讽,我也干脆接到自己的山寨里偏安一下。

以下引文节选自王怡的麦克风(去掉了原作者的立约和部分文字,想看原文可以点以上链接)——

一直想就我对博客的言论立场,做一个简单阐释。包括我删掉一些朋友的回帖所持守的原则。

我们的制度环境固然缺乏“言论自由”,但人们对“言论自由”的想象和理解,也有不少偏差。仅就某些方面而言,我们的言论自由度其实是很高的。譬如男人在饭桌上说黄色笑话的言论自由,就比英美各国都高。在我们这里,女性尚无法对这种言论提出法律上的抗议。所以准确地说,在公法领域内,中国人缺乏言论自由,在私法领域内,我们的言论自由却泛滥成灾。换句话说,中国人的言论自由,是一种欺软怕硬的言论自由。

除了一般性的理解外,我阐释我的几个看法:

1、言论自由是一种政治权利,它主要意味着在公法领域内对言论的强制性干预是非法的,主要针对的是公共权力的代理人。在私法范围内,在私人的人身与财产权范围内,个人选择所导致的对他人言论的筛选和排斥,通常情形下都与言论自由无关。举例说,你不能在他人的客厅里要求言论自由。一个人在家里邀请朋友开PARTY,他可以决定谁以及什么样的言论是他欢迎的,什么是他不欢迎并决定排斥的。你可以评论这个人缺乏风度,但你不能说他取消你的发言侵犯了你的言论自由。因为这是一个财产权问题,不是一个言论自由问题。又譬如你可以追着一个女孩发表你对爱情的看法,但她可以向法庭申请人身保护令,禁止你在距离她20米的范围内发表上述言论。因为这是一个人身权问题,也不是言论自由问题。

2、言论自由不是在任何地方说任何话的自由。其实这也和第一点有关。因为一般而言,只有来自公共权力的干预才可能损害一个人“在任何地方表达一种特定观点”的自由。而私人对言论的筛选,通常不会造成这种后果。因此左派的刊物不发表右派的文章,基督徒的网站不刊登介绍佛教的文章,共产党的《红旗》杂志不发表有神论的思想。这些都与言论自由原则无关。除非某些个、某些媒体或政党处在一个垄断者的地位,他对言论的筛选和拒绝,就不能被视为私人性的,而是公共性的。譬如《人民日报》和新华社是纳税人的钱办的,但在一种严格的新闻管制体系下,处在垄断地位的官方媒体对言论的筛选和排斥,就不仅是“在某个地方拒绝了一种特定的言论”,而是“在任何地方”都使得一种特定言论无法获得表达。那么这就侵害了言论自由。

3、顺理成章的一个推论是,在通常情形下,私人可以筛选和排斥特定的言论。如《南方都市报》可以不发表薛涌先生的文章,“王怡的麦克风”也可以禁止有人发表关于摩门教、安息日会或真耶稣会的信息。还是一样的,你可以评价别人的风度,但不能说侵犯了你的言论自由。你的自由就是另外办一个媒体,开一个博客,发表你自己的观点。如果政府限制了你开办媒体或网站的权利,那么问题就回来了,在99%的情形下,侵犯言论自由的都是政府,而不是私人。你不要欺软怕硬,直接告政府去。

4、私人筛选和排斥特定言论的权利,也要受到言论自由原则的制约。譬如私人开办的媒体,第一我们要尊重他的财产权原则,第二,因为他主动选择了将他的私人财产权置于一种公共状态,因此要受到言论自由原则及公众的知情权原则的适当约束。譬如违背新闻真实性,侵犯从业人员的新闻自由及公众的知情权。又如“新闻平衡”原则,当你的言论涉及对他人的批评甚至指控,而他人需要抗议和反驳时,英美的媒体法就会在此时限制媒体对言论的筛选,而要求它必须发表对方的反驳文字。再如“正当程序”的审查,如对言论的筛选侵犯平等权、公开以种族歧视为筛选标准等。

“王怡的麦克风”是一个发表我个人意见的博客,我的思想与立场决定这个博客的内容和倾向。但它也处在公共领域当中,并向读者们开放回帖与留言的言论空间。我有决定对这些回帖和留言是否保留的权利。但我需要尊重发言者的署名及内容的完整性。就算我将所有回帖和留言删除,也不涉及对读者言论自由的侵犯。但我愿意开放这一评论的言论空间,并将一视同仁地对待赞同或批评的言论。

……

王怡 于2007-8-16

谢谢大家。你们的阅读是对我的祝福。

  1. 话说,这个博客行上的文章尺度还真是宽……

      • Camus
      • 九月 18th, 2011 10:40下午

      也是被和谐过不少次的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