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雅的平民——DOGMA 95

纯洁宣言(The Vow of Chastity)

我发誓服从下面这些被DOGMA 95起草并批准的守则:
1,影片必须就地取材,任何道具、场景都不能准备(如果某件特殊道具必须使用,那么只能找原本就有该道具的地方进行拍摄)。
2,声音不能与影像脱离制作,反之亦然(完全使用自然音效、不可出现强加的背景音乐)。
3,摄影机必须是手提拍摄,所有因此带来的画面震颤可以接受(电影必不发生在三角架伫立的地方,而摄影必须发生在电影发生的地方)。
4,影片必须是彩色的,不能使用特殊光源(如果自然光太暗,最大限度是可以将一盏灯连在摄影机上,如果仍无效,该场景必须被删除)。
5,不得使用光学效果和滤镜。
6,影片不得含有任何肤浅的动作片元素(杀戮、武器等等)。
7,任何时间与地理的关联都不允许(即影片必须是此时此地)。
8,类型电影不能拍。
9,影片必须用“Academy 35毫米”拍摄。
10,导演的名字不得出现在演职员表中。
作为导演,我发誓不在影片中添加个人口味,不把拍电影看成在创作“艺术”,因为我将即时性看得高于一切。我的终极目标就是从演员和现场中找到真实的力量,哪怕有再好的品味、再好的创意,也要为真实让路。
因此,我作出我的“纯洁宣言”。
1995年3月13日,于哥本哈根
——Lars von Trier    Thomas Vinterberg

源  起

北欧是个好地方,那里从来不乏狷介之士,电影圈更不例外。德莱叶伯格曼郭利斯马基,嗯,如今或许可以把拉斯·冯·特里尔加进这个名单里面。

1995年春,一群电影导演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宣读了一系列称之为DOGMA 95的拍摄原则(见引文),带头闹事的就是冯·特里尔和温特伯格。那年温特伯格还是愣头青,而特里尔已经三十九岁,除了理想一无所有。对于DOGMA 95的问世,主流电影界只是嗤之以鼻,没有人相信在对电影摄制加上如此多的限制条件后,还能拍出什么像样的作品来。

但是,向任何一个传奇故事一样,俗人们的眼镜只是为了在神迹出现的一刹那彻底粉碎。1998年,温特伯格的《家变》(Festen)作为DOGMA1号作品,一举夺得当年度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冯·特里尔的《白痴》作为DOGMA2号,同样入围官方竞赛单元。这两部作品令世人见识了DOGMA教条下的无限可能:《家变》坚持“手持摄影”的原则,但是拍出了很多精彩的镜头,比如从天花板一路下降俯拍,最后停在被拍摄者的眼前——事实上,这只是借助一根竹竿完成的;而《白痴》从即兴表演和摄影的原则出发,通过对角色进行“采访”衔接起各部分情节,模糊了纪录片和剧情片的界限。

从此,DOGMA电影与其所倡导的理念开始被公众认可。丹麦电影学院院长保罗纳斯·甘德说:“半年到一年之后,我对DOGMA电影人变得非常尊重。我不能再说这只是个笑话了,因为一切都很严肃,特别是拉斯·冯·特里尔。他们真正将自己的灵魂投入进去了,创作出了伟大的作品。”

十  诫

The Vow of ChastityDOGMA的誓词,The Vow of Chastity,又被翻译为纯洁誓言、贞节誓言、贞操誓,因为总共有十条,所以也被称为DOGMA的“十诫”。这看上去像是电影学院的老师给学生布置功课时,有意为增加难度而提出的限制条件。而事实上,DOGMA给予导演按自己的方式去理解和运用这些规则的权利,所以这十诫并不是在DOGMA的每一部作品中都得以严苛的遵守。比如《国王不死》(DOGMA4号)在拍摄中有布置灯光,《家变》中出现了道具,《白痴》使用了单独制作的背景音乐,等等。对此,冯·特里尔解释说:“就像《圣经》的十诫一样,严格遵守DOGMA戒律是不可能的,完美的DOGMA影片尚未拍摄出来,而且不可能拍摄出来。”方法并不是最重要的,对理念本身的信仰才是。(点击右图)

理  念

DOGMA的理念,一言以蔽之,就是“以规范对抗规范”。他们认为主流的好莱坞电影体制和摄制传统已经使得真正的电影艺术濒临崩溃,他们相信只有在DOGMA’95那种苛刻的创作环境下,导演才能抹去各种科技手段带来的诱惑,专注于拍摄时保留两个素:故事和角色,从而使电影民主化,从而回归电影的艺术本体。DOGMA不仅反对时尚平庸的技术至上主义,同时也反对导演的个人主义,以至于对30多年前的法国新浪潮发出了尖锐的批评——“反对资产阶级的电影本身变成了资产阶级,因为它所建立的基石就是资产阶级的艺术观。”

另一方面,因为DOGMA拒绝任何额外的技术条件介入电影制作,看似营造了一个“人人都能做导演”的独立电影氛围,降低了电影制作的门槛。如何维持电影作品的“先锋性”,避免从一种庸俗滑向另一种庸俗?DOGMA的缔造者们同样从这个角度论证了严格纪律的必要性。从这个意义上说,DOGMA还是有着浓重的“学院派”范儿,在纷杂的电影世界中,他们是一介优雅的平民。

认  证

如上文所说,DOGMA 95的每一部作品,都是有其证书与编号的。 最早的时候,DOGMA四人小组担任着评定道格玛影片资格的最高裁判角色,他们甚至给出了制作DOGMA影片以及申请DOGMA影片证书的具体步骤。导演拍完后影片还要“送检”,通过鉴定后,合格者将获得一张DOGMA’95证书,以证明该片为如假包换的DOGMA’95电影。后来审核制度有所放松,改由申请DOGMA影片资格的导演本人签署一份文件,声明自己已经遵守了这些戒律。图为DOGMA10号作品《Chetzemoka’s Curse》的认证书,上面有冯·特里尔和温特伯格等人的亲笔签名。

值得一提的是,冯·特里尔最知名的作品《黑暗中的舞者》,虽然也运用了DOGMA的诸多元素,但是并没有获得DOGMA’95的证书和编号,所以并不能称之为DOGMA电影,对于这一点,坊间颇有误解。

Dogme 95十年纪念集影  响

2005年之后,DOGMA不再像是一场严格的电影运动,它作为一种理念开始广泛地影响着电影从业者,越来越多的导演和制作人为自己的作品获取了DOGMA的标签,他们来自于法国、美国、意大利、瑞典、瑞士、阿根廷等许多国家,其中韩国导演边赫执导的《追访》(DOGMA7号)是亚洲第一部获得正式认可的DOGMA电影。如今DOGMA 95的作品编号已经排到了三位数。

延伸阅读

电影《破浪》及Dogme95运动评论
醉与醒之间——Dogma95运动对艺术本质的一次探求
向DOGMA95致敬
把三角架踢开——Dogma 95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