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不喜欢星巴克

作为一个星巴克VIP,起这个标题大概直接可以论装逼之罪了,但我去星巴克的理由,说起来你也许无法相信,因为别无选择。

在同级的品牌区间里,我更倾向于Costa和圣摩珂,其实如果有麦记的话,一小杯8块钱并且能续杯的普通咖啡我就非常心满意足了。但即便是麦记,也只在消费商业区比较密集,写字楼的底座,是星巴克的坚实阵地。

我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咖啡爱好者,我不知道怎么使用咖啡机,喝不出两种味道相近的咖啡豆的区别,两包雀巢醇品兑一小盒鲜奶,其味道在我喝来跟星巴克的拿铁差之无几,然而它们的价格相差了近10倍。所以当我在星巴克里看到一名女士因为服务生将一道滴漏3分钟的工序擅自减少为2分钟而大加斥责的时候,我并没有悟到其中的真谛。

当我想喝一杯不算差的咖啡,并独享一段私密的个人时间的时候,我便发现除了街对面那个绿藻头招牌我无从选择;随着我别无选择的时刻越来越多,我对星巴克的困惑也日益增加。

比如我不能理解“两张单人沙发+一张小茶几”的单元组合想传达什么意思,在局促的空间里,这种陈设无疑是铺张的,但是并没有增加舒适感:如果对象是单人顾客,半后仰的坐姿非常不便于阅读和使用笔记本电脑,如果是两人同行的顾客,这一姿态刻意延长了“从鼻尖到鼻尖”的距离,在嘈杂的环境下让对话变得无比费力;更重要的是,当你试图斜靠着喝咖啡的时候,咖啡泼洒到领子和衣襟上的概率会大大增加。

拥挤的顾客群同样让我头皮发麻,半年前星巴克在郑州开业,人们排起百米长队,我不知道世界上有什么咖啡值得用这种热情去买。而且或许顾客总量多了,人均分到的尊重就变少了,比如其服务员会例行公事地寒暄:“先生您在附近上班吗?”两个月后又问了你同样的问题。Lucy Kellaway曾这样评价:“星巴克服务模式似乎是基于俄国共产主义体制。顾客排两次队:一次付钱、一次拿饮品。没有人知道哪杯咖啡是自己的,于是不得不凭感觉去拿。”相比之下我不知道要如何形容“我们这儿”的情况。

回到我开头的观点,选择星巴克其实是因为没有选择,这是一个困境,这个困境源自于,中国的成年人,有一多半是从物质急剧匮乏的配给制时代走来(当星巴克在美国开始走俏的时候,中国的城市居民还用白砂糖兑水作为招待客人的上等饮料),习惯于“物尽其用”,并视之为一种安逸,却并不知道还可能有多种选择,和选择的快乐。

说完星巴克的咖啡,再联想到必胜客脏兮兮的杯子、惨淡的色拉,和哈根达斯甜得发腻的冰淇淋球,多年来坚持其品质只降不升,我想,这代最早在中国抢滩登陆的国际连锁餐饮品牌无疑是幸运的,他们与中国政府一样,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庞大,却又最逆来顺受的羊群。

    • Miao
    • 七月 4th, 2012 1:04上午

    反正现在大多数人进了咖啡馆,哦,不只是咖啡馆,都是拿起手机各玩各,窝在沙发里耗一下午,懒洋洋的姿势正当好。不过我还是没想明白星巴克开始卖意面这件事…………

      • Camus
      • 七月 4th, 2012 1:14下午

      争夺正餐时间呀……
      这个过程么肯定是这样的:
      年度会议上,运营数据显示11:00—13:00之间门店销量明显偏低,因为这个点大家都吃午饭去了,吃完了才来这喝咖啡
      然后老板一拍脑袋:我们也提供更丰富的简餐吧!
      ……

  1. 我一般进SB或Costa都是带走喝的唉,除非是等人或是走累歇歇脚——里面人声鼎沸,妄图看东西写东西我看还真是对定力的巨大考验……
    Ps: 您终于来锄草了:)

      • Camus
      • 七月 4th, 2012 1:15下午

      再不锄就快一年了真是……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