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恋歌

零下一度居然没有感冒,呼吸顺畅。对着镜子哼一个三拍的Do,都觉得声音比别人通透。一个想法冒出来,闷骚是一种严肃的社会行为。手机丁丁当当响起来,同学少年都不贱。出门向左拐,领导在三点钟方向。他们的队伍才开张。十几个人,七八条枪。失败的Camus丢了围巾,搜遍图书馆也找不到巴枯宁,无政府主义者下落不明。就这样竖着衣领回去,眼神要飘忽。想象自己是个神秘组织的成员,而这组织只我一人。嘴唇紧合,独白很丰富。在12月捡起一个信仰。冬天的晚上。点灯喝汤,摸黑上床。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