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TALKIN TO ME?

All the lonely people,where do they all come from?
All the lonely people,where do they all belong?

——The Beatles《Eleanor Rigby》

每座城市都有这样的出租车司机。
我指的当然不是像崔凡斯一样随身带三四把手枪、小腿外侧绑着匕首、袖子里还藏着可以快速出枪的滑轮机关。我指的是现代都市里的这个奇怪的部落,蚩伏在我们身边,却有着同一种语言、同一部历史、甚至同一个祖先。他们是城市的窥视者。为了获许在城市的背面自由地穿行,他们必定遵循着某种古老的契约,比如孤独、沉默和自持。

只有罗伯特·德尼罗貌似无意地剥开墙纸的一角,当人们惊骇于肮脏、潮湿和布满霉点墙壁时再若无其事地把它贴上。他似笑非笑,看上去充满了粉饰太平的职业精神。

在每一个歌舞升平的晚上、每一个出租车司机经过的每一条街都在发生这样的故事。每一个身影都在霓虹灯的光晕里变得模糊、每一棵行道树都在不怀好意地喘息、每一块路标都指向一个罪恶的开始、每幅窗帘后面都藏着一个失败的阴谋、每一朵烟花的绽放都在掩饰黑暗深处的一声枪响、每瓶苏打水都会让挑衅的甜味在你的舌尖上跳跃。
每个人的灵魂里都坐着一个不安分的出租车司机。

从来就没有平静这东西。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