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文来了

其实现在再看《鬼子来了》这片已经过了时令,不但嚼不出多少营养,而且还犯着拾人牙慧之嫌,总之与时髦相去甚远。

姜文应该也不是个爱赶时髦的人,看他的电影,能感到一股结结实实的倔劲。从《寻枪》、《绿茶》到《有话好好说》,都铆着他招牌式的驴脾气,逮谁跟谁急。姜文说他讨厌《情人》里面梁家辉“焉里吧唧”的造型,想想要是换他来演,没准真能倒腾出些新鲜的东西来。

犯倔的代价就是《鬼子来了》从杀青到现在——八年了,别提它了——戏外的姜文终于和戏里的马大山一样被整得里外不是人。不知姜文有没有预见到,无论是在哪一个世界,他都必须承担起同样戏谑的悲壮?

“第六代”越来越像个被标签化了的东西。从《孔雀》里的安阳方言到《世界》的创可贴,是那种只要看过一个镜头就便可以此类推出全部的作品风格。而作为一个导演,姜文最难能可贵的地方是他怎么玩都没把故事玩丢。《鬼子》里丝毫不缺少对意识形态和历史语境的深层次探讨,但“第六代”的学究气与他似乎一点沾不上边。这或许就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的气质:永远只追求有趣的东西。

在目前的中国,我们把这种气质称为:“体制外”。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