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人》不是恐怖片

昨天Lemon找到清水崇的《稀人》,说值得看看。而对着屏幕坐了一个半小时之后,Camus自认没怎么看懂,也谈不上恐怖——充其量是部探讨恐惧感的实验电影。搞不懂导演干吗要用“恐怖片”的名号来招揽票房——难道是咒怨系列的盛名所累?还是让Camus来说说自己能看懂的那一部分。

增冈:两种心态趋势着这个摄影师的命运走向,一是对恐惧感的迷恋和追求,二是对影像世界的偏执何依赖。无法适应社会的灵魂失焦感一直伴随着他。而异族F成了他唯一的寄托,于是增冈四处搜寻“血源”来喂养她——与其说是喂养她,倒不如说是喂养他自己长期失语的困顿和苍白。

F:一个来自地下的嗜血少女,被增冈如宠物般驯养。Camus再想想她寓意着什么。

地下世界:亦幻亦真的归宿,似乎是工业文明的对立面、魅惑着病态的现代社会。

影像与视觉:在增冈的世界里,前者很大程度上取代了后者。他坚信用摄像机可以完全记录下事实,而对自己直观的视觉世界不以为意。增冈迷恋于游人自杀前眼中的极度恐惧,但是他不知道这眼神只能出现在镜头之前,而非取景器之后。或者说,只有视觉才是恐惧的窗口。而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电影镜头里不存在真正的恐惧。

语言:F没有语言。最后增冈割断自己的舌头,跟F重回地下——这是个不需要语言的世界。而放弃了语言的增冈面对自己的镜头时终于流露出恐惧的神情,这种眼神,难道是脱离了话语构筑的价值体系之后、面对自己着被异化成为影像的恐惧?

恐怖:地下的游人对增冈说,那些已经被定义为“灵异”的东西跟恐怖一点也扯不上边。那增冈一直探寻的东西是什么?Camus觉得所谓“恐怖”,就是对恐惧感的追求过程的本身,不是什么实体的东西。

狄罗(也就是稀人):如上,应该不是简介所说的什么“来自灵界的访客”,是主人公追求恐怖而产生的心魔。

安部公房:脑子里忽然蹦出的一个名字。不过此君毕生以写小说为业,如果改行做导演的话,拍出的作品十之八九就会是这样的。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