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8:五月风暴的街头诗歌

“如果我战死,我亲爱的同志
格瓦拉
请把我腕上的手表交给我
家乡的妻子”
是纵火犯的热情,是革命的热情
是同时被重复的热情
灼烧我们,就象五月的傍晚
夕阳灼烧玉米未成熟的枝茎
在香榭里舍大道,我们修筑街垒
我们隔离,分切,迂回
骄傲地抬举自己的尸体
并且邀请你们:
走私军火的小贩,大麻代理商
电脑掮客,还有你,
鲜艳的街头女郎
开始我们肮脏的交易吧
在五月,我们占领了银行
“如果今夜我战死
请以一个印地安人的方式
把我的心脏偷偷运回华沙”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