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灾

这两天Camus被一种古老的游击战术所深深困扰。

这里的蚊子生得纤细娟秀,不及家乡的同行——一种黑白条纹相间的、俗称“花脚蚊子”的家伙来得狰狞。然而以貌取蚊的Camus很快便付出了血的代价。这个小镇毗邻着原来华东著名的监狱和劳改农场,此地的蚊虫便无不有种亡命之徒的作派。Camus这才相信它们并非是出于本能,而是抱着对社会强烈的仇恨心理而来的,来者不善。

蚊子是天生的游击队员,与人类征战千万年,至今仍于电蚊拍、杀虫剂和巴掌缝中来往穿梭出生入死,足见其战术实有非凡之处,令人难以招架。先有一两只游而不击以探虚实,紧接着就是恐怖的蚊海战术和密集冲锋,Camus终于得见传说中的“聚蚊成雷”。蚊群严循“十六字诀”,声东击西釜底抽薪是惯用计俩、撤时交替掩护毫不恋战。你一巴掌把自己煽得耳朵嗡嗡作响,敌人却早已安全退至半里开外。此刻Camus终于理解了希特勒对于铁托的恨之入骨。

不知这拨秋季攻势何时才能告一段落,Camus只能备足各式武器颓然应战。好在古人说了嘛,哀兵必胜……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