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t Has Gone

“我跑了20码的距离,接到传球,我抡起右脚打凌空,不过突然改变了主意,于是改用我的左脚打凌空,结果球像个火箭飞进了大门。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时自己会在空中换了脚,也许只是为了炫耀。”

传言贝斯特曾经和多达七位世界小姐有染,但在他在自传当中“谦虚”地表示:“我只和四位世界小姐发生过关系,其他那三个人是谁我都不知道。”

“1969年的时候我一度放弃了追女人和酗酒,那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20分钟。”

“也许是1966年冠军杯1/4决赛对本菲卡,主教练巴斯比布置说,头15分钟要注意防守,结果我在12分钟里就打进了2个球,赛后他对我说,很显然你没注意听我的布置。第二天,葡萄牙的报纸登出了大标题,‘圣披头士’,那是在说我。”

“如果我天生丑陋点,世界上哪有贝利这个名头啊?”

“有一次我对加斯科因说,你的智商比你的球衣号码还小,他想了一会问:什么叫做智商?”

“我常梦想带球盘过门将,把球停在门线上,然后跪下来用头把球顶入网窝。当我在冠军杯决赛对本菲卡时曾差点这么做,我晃过了门将,但最后我胆小了。我要真这么做,主教练大概会发心脏病吧。”

1976年世界杯外围赛,北爱尔兰作客鹿特丹赛前。有记者挑逗贝斯特:克鲁伊夫是不是比你还强?贝斯特笑道:“我比赛一拿球,第一件事就是穿他的裆!”开球不到5分钟,贝斯特在左侧拿球后没有冲球门推进,而是带球横跨球场(途中连过3人)找到右侧的克鲁伊夫,两次假动作就把球从克鲁伊夫的双腿中穿过,然后挥舞拳头继续带球飞奔,只有少数几人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1. 还没有评论

  1. 还没有引用通告。